刘卿er

这里Rose/而山/刘卿,请多指教。

杯酒人生

OOC预警
听了相声突然的脑洞
涉及的内容全都是胡编乱造
啥也不懂的瞎xx写

   苗阜一向没什么爱好,除了喝酒。

  喝酒误事更伤身,苗阜不是不知道,但他总是不在乎这些。按他的话说:“‘净街苗’喝倒一片,喝跑一片,这么多年酒缸边打转儿,还能让这一杯酒赢过我去吗?”

  对他这种盲目骄傲自满的情绪,搭档王声没什么办法。谁也不知道王声私下里为了酒跟苗阜吵了多少架。可结局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苗阜依然喝酒,喝的还越来越凶,谁来都劝不住。那还能怎样?该说的毕竟都说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位“净街苗”喝醉了以后,给他倒杯水,顺顺气儿。

  就像王声劝不住苗阜,苗阜也有着挥而不去的“高处不胜寒”——能理解他的向来只有搭档王声。“搭档王声,搭档,王声。”苗阜总来回来去地琢磨这两个词。

  对相声演员来说,“搭档如夫妻”,捧哏逗哏的磨合不是一日便成的,总得有个一年半载三年五载的试用期。磨合好了,有台上的精彩表演,磨合不好了,就还得换个搭档重新来。

  可是王声不一样,俩人头一回搭档,他就能给苗阜捧的滴水不漏。“倒不像是临时救场,像是——”像是什么呢,苗阜说不上来。

  下了场,两人吃了个饭,聊了会儿天。苗阜这才知道,他和王声小学时曾经同过窗。“像是久别重逢——这就对了。”苗阜这么想着,心中高兴的不行。俩人配合完美,默契满分,这样一来二去,终于就成了正正经经的搭档。

  王声懂他,知道他对相声的热爱与执着,知道他陕西汉子的耿直和莽撞,知道他在台上使的现挂该怎么接,知道他爱喝什么牌子的酒爱吃哪家的羊肉泡馍...

  可是苗阜不满足。他希望王声能知道更多,能知道...算了,不能再想下去了。“出门喝酒去吧。”苗阜低声自语。

  他去夜市喝酒专挑那一家小酒馆,照例要了腰子板筋花毛泡菜,就开始自斟自饮。“高处不胜寒呐。”他这样感叹。论酒量,他在夜市能喝倒一片,喝跑一片,再找不到能和他推杯换盏的人。王声其实好酒量,可总拦着他喝酒,更别提陪他喝上一盅,尤其从那次他喝酒喝到去医院抢救以后,凡他喝了酒再回青曲社,总要被王声训斥一番。

  他就这么一边乱想,一边喝。过了午夜,夜市也渐渐清净,小酒馆里的客人陆续离开,独剩他一人。恍惚中,听到有人叫他。

  “净街苗,净街苗?净街苗王先生?”

  他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之人。

  “声啊,我,我太想喝酒才过来的,你别生气啊。”

  王声笑了,“你是有点儿醉了,连我叫你什么也听不清,知道你想喝酒,我今天给你带了好酒,共饮如何?”

  听了这话,苗阜的注意力全放到了好酒上。

  “这叫‘醉生梦死’,我们家家传的陈酿,来尝尝?喝完你要是没醉,我有事跟你说。”说着,王声把酒倒入杯中。

  苗阜一口饮尽杯中酒。这酒确实猛烈,是陈酿中的极品。他尽力压下酒气,睁了睁眼,看着王声问:“要说什么事?”

  王声看着他,笑了:“我要结婚了。”

  苗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接趴桌子上睡了。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社里了——想想也知道是王声把他弄回来的。青曲社正是蒸蒸日上的阶段,每日忙得很,王声又要筹备他的婚礼,所有的事儿全压到了苗阜身上。他忙的团团转,连跟王声多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抽不出来。日升日落,王声的婚礼就要到了。

  婚礼隆重而盛大,穿着新郎服的王声挽着新娘,端的是郎才女貌,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苗阜强压心中杂陈的五味情感,给王声道了贺。

  婚后的日子王声过的是蜜里调油,和苗阜的关系是越来越差。苗阜醉的彻夜不归的日子越来越多,后台总弥漫着王声的低气压。时间久了,两人还产生了更多的冲突。一时间,“裂穴”的传闻是越传越烈。

  “声啊,”某日苗阜抽出空来,捧着什么东西,拦住忙着的王声,“上次你送我‘醉生梦死’,告诉我你要结婚的消息,现如今你结婚这么久了,哥哥也送你一坛好酒。咱们晚上,还去那个酒馆吧。”

  王声赴了约。二人对饮,一坛酒喝了个七七八八。这酒有个俗气的名字,叫做“爱情”。路边打着“算命”旗子的老先生把这酒卖给苗阜的时候,特意嘱咐了这酒不能掺别的东西,必须干喝。

  他们聊了彻夜,从小学的初见,聊到莫名的友情渐生,聊到后来迫不得已的分开,再聊到那次命定的重逢。从青曲社创建之初的困难重重,到如今名声渐响,一路这么多风风雨雨都过来了,二人相依为命对坐话黎明的日子都熬过去了,怎么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呢。二人都想不通,似乎也不能,也不敢想通。

  不得不说,这“爱情”名字虽俗,可是真好喝,入口辛而呛,仔细回味却有那么一丝甜。喝到最后,坛里的酒不够倒满苗阜的杯了。他拿起旁边的矿泉水,把杯子填满。“有你这么喝酒的吗?”王声像在台上一样呛了苗阜一句。

  “你不懂,当年我‘净街苗’可是不管怎样都能喝的。酒喝完了就兑水,菜吃没了就拿根牙签儿——”

  “把牙签撅了吃啊?”这是王声从来没见过的神奇操作。

  “牙签能吃吗!是用牙签把牙龈挑烂了,嘬一口,再喝口酒。不光这个,铁钉子舔一口再喝酒——你都不懂!”说完这话,苗阜端起杯子来将酒一饮而尽。

  这是和之前两次喝酒完全不同的感觉,那杯“醉生梦死”喝下去只觉得烈而让人晕眩,纯净的“爱情”喝了又甜,这兑了水的“爱情”真正难喝,一时间有五内俱焚之感。它一上来不辛不呛,只有甜味儿,喝下去的时间越久,越从心口处反上来苦涩。苗阜只觉得眼前一黑,“爱情要是掺了别的,是会死的吧”,这么想着,他倒在了桌子上。

  “苗阜?净街苗?小饼干?宝贝儿?...”

  苗阜又睁了眼,看见对面的王声正叫着他的名字和无数个别称。再看看窗外,天已经大亮了。

  见他醒了,王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醉生梦死’如何呀,净街苗?”

  苗阜心里一惊,“‘醉生梦死’?我这是...?”

  “你喝了那酒以后就倒在这儿睡了,一觉睡到现在。前些日子你不是喝酒喝到进医院嘛,咱官方粉丝二群的朋友们给我支了这一招,寄了这个酒来,让我能劝劝你。我就想问问你,这酒怎么样啊?”

  没有结婚?没有争执?没有兑了水的爱情?苗阜像坐着过山车一样的听王声跟他讲来龙去脉,听他揶揄自己的“净街苗”称号。王声自然不知道他梦里经历了什么,只是感叹这般的人物能让几杯“醉生梦死”灌得人事不省。

  “声啊,我...有话跟你说。”苗阜犹豫几许,终究开了口。

  “说啊,磨磨唧唧的怎么了这是?”王声感觉眼前的苗阜不那么对劲。

  “倒也没什么,就是...你能不能不结婚啊?

  “我结什么婚啊我连个对象都没有,你是疯了吧你。”

  “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你能不能往后都不结婚了。”

  “说的好像我之前结过多少次似的。”

  “那咱们以后都不吵架。”

  “你不喝酒不就没得吵了吗。”

  “让我不喝酒也行,你得...你得...”

  “我怎么样?”

  “你得喜欢我!”

  苗阜没得到回答,心沉了下去。

  “哥哥刚才胡说的,你别往心里...你干什么!”

  “亲你。”王声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我还不够喜欢你吗,不喜欢你的话我怎么会重逢的时候一眼认出你,怎么会临时搭了一段相声就和曾经的搭档分开,怎么会跟你从头开始建这个青曲社,每次你喝了酒都是我伺候你...”

  “那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知道我...”

  “以后不许喝这么多了,好好养着你的身体。咱们可得搭档一辈子,你先走了我找谁去啊。”

  “...好。那让哥哥我再亲一个吧!”

  

  都说“酒色财气四堵墙,许多迷人里边藏。谁能跳出墙之外,便是神仙不老方。”

  苗阜早年困在酒里,如今,困在了这堵名为“王声”的墙里。

  可是,甘之如饴。

  毕竟,声声子才是这世间最美的佳酿。

  

  日常1

  “相声演员哪,这个搭档如夫妻。”

  “诶,对。”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夫人,王声老师。”

  “谁是你夫人呐!”

  “行,那我是夫人。”

  “去你的吧!”

  

  日常2

  “声声子,我想喝酒了。”

  “是不是又想‘醉生梦死’了?”

  “不是,我想喝‘爱情’,不掺水的那种。”

  “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就是,你陪我去喝酒呗!”

  “想的美!”

2017

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也是像今天这样躺在床上,回忆整整一年。每年都有很多经历,今年亦然。
2017年,我过了一科化学会考,考之前的心态极其不稳,夜里十二点哭着写过有机卷子,听说我们后来刷了382张化学,不知是不是真的。我只记得那些卷子真的很多,从早发到晚,从早写到晚,回家书包里还剩下几套卷子没做完。我也没少怼赫连,想起来其实…也挺好玩儿的。好在我学了文。
提到学文,这是我2017年做的最棒的决定。其实早在我初中,就认定了一定要学文,偏偏在高一的时候,因一些事情有点儿迷失自我,起了学理的想法。幸而后来稍微想通了,觉得还是自己高兴最重要。填那张表的时候,整个人激动得不行。也是因为这张表,我才能认识现在的这些老师同学。
2017年,我因为进了文科班,下半年终于几乎认识了同届法文法理所有同学,比我上半年分不清法二同学叫啥名长啥样好多了。
这一年,教过我的老师非常多。爱党爱国红色标兵但是天天给我们撒狗粮的侯大,脾气倍儿好也不卷人的最近换了个新发型的海燕儿,上课激情四射每天早晨查出勤的张雅老师,每天上课极其催眠,第四十题是c选项的希望你开心的王老板,同志们加油,报纸先写单选完型的chaittitude,我闺女怎么怎么样的比你们都强多了的赤赤连,小题大做虎口拔牙选择题要准确大题要规范肯定能得A的老纪,你这个x人我真想掐死你,抄一千遍明天交的佳佳,标识强调再次强调,说是提问连坐制度但是一次也没罚过的每天发一沓卷子的方大魔王,说什∽么呢别∽说话了,语速比别人慢了一倍的兰震震,每天连轴转讲课讲到扩音器没电的每天把我揪走默写还一言不合就傻笑的翠翠,普通话不怎么标准记性也不好天天被班里男生邀请开黑的钟哥,大切口中切口小切口需要调动你的大知识包中知识包小知识包的婕姝老师,金嗓子一样的教乒乓球的宋老师,每天养生得不行的戴个围巾给我们上课的靳老师,回了留尼旺还想着给我们带吃的的VV,每天戏精附身说我们nul的洗了碗,从法盟过来给我们代课的谁跟她对上眼神就叫谁回答问题的一米六二雯雯,还有永远三人组出去旅游然后发生意外状况的总能给我们分享自己蜜汁经历的clo(以上顺序不分先后hhhhh)。这么多老师中,每一个都非常可爱,我也非常喜欢他们。(虽然会有几个是我更喜欢的hhh)(果然只要一提老师就占大篇幅…去年也…ummmm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这一年我们组的成员由老大裴哥松鼠程总和我变成了鹌鹑程总Aude和我,同班的Pascal从黑的那位变成白的那位,有的同学从跟我不熟变成了好朋友。
这一年我看了不少书和电影电视剧,和很多朋友出去吃吃喝喝,看了开心麻花今年的最后一场话剧,被曲奇带着看了相声剧,和店长面了基还去了猫咖,收了很多礼物也送出去很多,和很多人非常愉快的聊过天…
2017的火车即将到站,我要把所有的好记忆都打包收到自己的行李箱里带下车,顺便把那些不好的清理干净扔进垃圾箱。
2018的开头就有三科会考,希望大家能有好的结果。也希望我和所有人,新的一年一切都好。结尾是惯例的表白大家。
END
2017.12.31 15:38

今天是个lofter抽风的日子

看了个22集开头
有点虐啊...
坚持坚持应该就好了...

23333
刚从悲伤的情绪中缓和过来
太可爱了这一段儿hhhh